季更选手


近期AB0狂热

灰色地带【瑞金】

【前文走主页
【有部分微信体
【现pa

01.

【柠檬】城郊开了一家新鬼屋要不一起去?

【艾比小姐】诶诶诶,好呀

【艾比小姐】是什么类型的?

【柠檬】密室逃脱

【艾比小姐】鬼屋的名字是什么?

安莉洁很快发来了地址,艾比跳转网页搜了一下,评都不错,还据称是4D的。

现在连鬼屋都这么高科技了么?

艾比有点想笑,她想起自己上次玩这个还是一年前,过程什么都已经记不清了。

【艾比小姐】什么时候去?

【柠檬】明天下午。

【柠檬】旁边还有家电影院和西餐厅。

【艾比小姐】行呀行呀,玩完鬼屋去看喜剧吗哈哈哈

【柠檬】可以的

【艾比小姐】就我们两个人?

【柠檬】你有其他想叫的来玩的人吗?

艾比的手在屏幕上顿了片刻。

【艾比小姐】没有,两个人玩也挺刺激的。

【艾比小姐】明晚见

【柠檬】晚安

【艾比小姐】嗯,晚安

艾比把手机锁了屏往床头一扔,整个人缩进被子里。她有点想找自己的弟弟叨逼逼些什么,但弟弟己经不在隔壁的房间了,他半个月前搬出去跟男朋友住一块了。

现在估计己经睡着了。艾比抱着猫布偶在被子里翻了个身。听说明天要去外地取景。

为什么是去约安莉洁出去玩呢?

因为她是安迷修的妹妹?

艾比掐了掐布偶的尾巴。

安迷修说她恢复的很快,最近都不需要那么频繁的去他那里了,况且安迷修也建议她多放松放松自己。

和朋友相处也算吧。

可为什么一刷列表找的就是安莉洁呢?

嗯……大概是因为跟她关系还……好吧?

……

艾比懒得离开被子,挪动两下,伸长手把手机抽过来。

还是再约个人一起喝下午茶吧。

02.

“艾比你精神不错啊。”凯莉叼着根抹茶棒笑着道,“最近遇到什么好事了?”

“真的吗?”艾比有些惊喜。

“比我上次见到你好多了。”

“大概吧。”艾比抬头看看落地窗外的街心花园,阳光好得很,现在却没什么人,“我之前有点失眠嘛,现在好啦。”

“是吗,那真是好事啊。”

对,是好事。

艾比告诉自己。

我己经要好了。恢复正常了。

一切都正常了。

03.

艾比觉得有点紧张,她需要让自己看着放松点。

“是该我们进去了吗?”

“对。”安莉洁站起来,向艾比伸出手,“走吧。”

艾比握着她的手站起来,希望自己的手指不要太凉被安莉洁发现。

鬼屋的隔音效果很好,先前进去的几批人发生了什么一点声音都听不到。艾比到了这里才知道这家鬼屋的门票还是限量的,她们是今天的最后一批玩家。

“带上眼镜。”安莉洁提醒她道。这家鬼屋还有专门配置的4D眼镜,据说是为了让玩家更好的体验游戏过程。

艾比调整了一下眼镜带的松紧程度,确定不会掉下来。她拍拍自己的脸,告诉自己玩游戏就要好好玩。

对,这是游戏。

安莉洁歪歪头看了她一眼,“准备好了?”

“我会怕吗。”艾比冲她努努嘴。

安莉洁不知道是不是笑了一下,但愿是最后一次,她心里默念着。

她没松开艾比的手,带着她走向漆黑的过道。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主角还未登场,却无处不在呢

灰色地带(一)【瑞金 雷安】


【现pa

【有埃卡元素

00.

我很怕黑,因为里面藏着怪兽和恶魔。


怪兽会咬掉我的脑袋,恶魔会掏出我的心肺,它们会灼烤我的灵魂,让我痛不欲生。

但他会在这一切发生之前出现,他会挡在我身前,在怪兽惊恐地咆哮之前将它杀死,他与我说话,给我勇气,带我逃离这里。

然而恶魔是极其狡猾的,他会悄无声息地跟在我们身后,在我的王子放松警惕,露出微笑的那一刻,在我面前,将他骨肉拆离!撕扯进腹中!

01.

“艾比小姐,艾比小姐……”

艾比从催眠床上慢慢坐起来,脑子仍有些昏沉。

“今天的治疗结束了。”她的心理疗师递给她一叠纸巾,她这时才发现自己已经泪流满面。

“安迷修。”她擦干净自己脸上的眼泪,低声问道:“你觉得我梦中的那个男孩,是个什么样的人?”声音里带着忐忑,像极了女孩儿对喜欢的人告白时的紧张与不安。

安迷修沉吟片刻,“能让您信任,并且带来安全感,勇敢且坚定,从您的描述中感觉像是太阳一样的人。”

艾比满足地笑起来,她肯定地道:“对,他一定是这样的人。”

安迷修翻了翻之前的记录,“那您能想起他的模样吗,除了金色的头发。”

艾比的双颊泛起甜蜜的羞红,“湛蓝的眼睛,像天空一样,还有能感染人的笑容,就是……看到他笑起来的时候,你也忍不住心情好起来。”

“那,有具体的五官描写吗?”安迷修在自己的记录本上划了几笔,道。

艾比为难地捏了捏自己的眉心,“不,不行。在梦里我可以清晰地见到他,但醒过来时我就……就说不上来了。”她用极低的声音说道:他太好看了。”

安迷修不动声色地翻看着前几次的催眠记录,艾比在梦里都已无法看清那人的模样了。

“您觉得您与他会是什么关系?”

艾比沉默着,手指掐着床沿。

安迷修换了一个问题:“另外一个呢?另外一个男人怎么样?”

艾比再度控制不住地颤抖起来,她一字一句地,像是在嚼碎什么人的骨和肉一样:“他是一个恶魔……一个恶魔,连触碰光的资格都不配有,一个毁了毁了、毁了……”

那个名字哽在她的喉头,在她的脑海中早早的被抹去了痕迹,她连一丝一缕都抓不住,只能无力地道:“……毁了一切的恶魔。”

安迷修起身给她去装了一杯热水,握着她的肩头看她一口一口喝下。

艾比平复了许久,她轻轻倒吸着气:“谢谢你,安迷修。”她双手捧着玻璃杯,“我只知道他的头发是银色的,有着紫色的眼睛,皮肤苍白,在他脸上我看不到任何感情。”她的眼中盈上泪水,“但、但是,就算我知道这么多,我也不知道他是什么样子,他为什么要杀了他!明明……”

艾比无论怎样用力地去回想,她的脑中只有模糊不清的画面和破碎的声音。


安迷修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她身后,四指分别拢上她的太阳穴,轻轻按摩着,嘴里轻声说着什么。

艾比许久才放松下来,她有点疲倦地道:“我总是在麻烦你做额外的事情。抱歉啊,安迷修。”

“没有。这是我该做的,艾比小姐。”安迷修说道,反手收起自己催眠常用的怀表。

两人再闲聊了几句,确定艾比的精神没有大碍,安迷修收起记录册。

“艾比小姐,今天的治疗到此结束。”

安迷修送艾比到楼下,随口问道:“觉得恢复得怎么样?”

“很好。”艾比说,却感觉不是自己说出来的,“感觉比之前要好很多。”她不自觉地笑笑,“我觉得我……会好起来。”

安迷修眼底沉了沉。

他也笑,语气却分外认真 :

“艾比小姐,我会尽我最大努力帮助你。”


02.

“……姐,姐?”

艾比回过神来,发现自己一直盯着弟弟的手表发呆,连对方说了什么都没听进去。

她歉意地收回视线,啜了一口奶茶,换了一个话题:“你和你的男朋友最近相处得怎么样?”

埃米有些狭促,他低头划动着手机界面,把录音保存到文件夹里,“就这样。”

“怎么样嘛怎么样?”艾比来了兴趣,“你们都两个月了诶。”

面对姐姐的调笑埃米无奈地抬头,道:“你也知道才两个月。”

“对呀,两个月了呢。”艾比眨眨眼,“你们发展到哪一步了呢?”

“……”

“哎呦,说嘛说嘛。”艾比脸上的笑容不变,把脸凑过去,满眼都是“我懂我懂”的意思。

“够了啊姐。”埃米抱臂退后,贴着椅背,目光无意的定在对面包店的一点,他朝那个方向抬抬下巴,“他人在那里,姐你可以去问问他。”

艾比一愣,转头看去,一个瘦削的身影站在暖黄色的灯光下,手里拎着打包好的几样甜品,显然也注意到了他们。

埃米朝卡米尔招手示意他过来,卡米尔点点头,往这里走来。


他是弟弟的男朋友,这很正常,他走路速度又不快,手上拿的不过是蛋糕而已。艾比想。她知道卡米尔是个甜品控,还跟自己的弟弟曾经是一个系的,也不像其他男孩子那样热衷于健身。

那……他是为什么转系来着?

艾比脑子里胡思乱想着。

但当卡米尔坐下来的时候,艾比却有种起身逃跑的冲动。

可是艾比小姐不会这么做,因为没有必要,这是她弟弟的男朋友,再说这样的行为也太失礼了。

艾比小姐只有努力的把注意力放在卡米尔旁边的弟弟身上。

卡米尔说出的每一个字都让她感到恐惧,也让她觉得自己莫名其妙。

为什么?为什么会这样呢?她想不明白,脑子隐隐作疼。

她不知道卡米尔是不是看出来了,他说咖啡馆那有约,道了声歉便走了。

卡米尔的离开让她松了口气,转头却对上了埃米满是担忧的眼睛。

“姐,你感觉很不好吗?”


“不,我没事。”她恍了恍神,揉揉额角,为自己的毛病叹了一口气。

不经意地看一眼手机,艾比一咬吸管,嘶溜吸完最后一口奶茶:“呀,这么晚啦!”

埃米起身,道:“我送你回去吧。”

“嗯,好。”艾比匆匆往嘴里塞了最后一块暑饼,嚼了嚼又想起什么道:“你不回去给卡米尔做饭吗?”她的舌头在这个名字上顿了一下,很快又随着暑饼一起咽下去。

“他今天有商稿,和出版社的人在磋商。”埃米耸耸肩,很快结了账,“要不要去城西那家新开的日料店尝尝?”

“好耶!”




@背彻

【雷安】吻(双性转)

她们还是第一次那么长时间没见面。


“连个吻都不给吗,亲爱的?”

安迷修站在她旁边,手搭在栏杆上,身后是来来往往的学生。

“才一个星期,雷狮。”

“哦,是吗?”雷狮往她这边挪了挪,两人本来就挨得够近了,现在是贴在了一起。

安迷修没动,她随口道:“要上课了。”

“嗯。”

“巴西好玩吗?”

“还不错,下次带你去贫民窟逛逛,说不定可以淘到两把枪。”


“打铃了,进去吧。”

雷狮没动,扭头笑眯眯地盯着安迷修的脸。
安迷修无奈,食指在自己嘴唇上磨蹭两下,然后在对方那恼人的嘴巴上一划。

abo你胆可真大(番外3)【雷安】

【正文走主页→有瑞金
【一些补充吧
【ooc

在我开始记事的一段时间里,我没见过我的另一个父亲,家里只有我和爸爸。

爸爸的工作时间没有任何规律,他有时候会没日没夜地盯着电脑,手指在键盘上敲得噼里叭啦的响,我一般听着听着就睡着了。

爸爸的朋友……在此之前我是没有见过,那天他说要把我放在一个叔叔家玩一天,他当时停顿了一下,加了一句这是我的好友,我还挺惊讶的。

爸爸从没瞒过父亲的事情,但也从未刻意提起。我无意间又提起了“父亲是个什么样的人”这样的问题,爸爸愣了一下,思考片刻,起身从杂物房里扒出了一本满是灰尘的相册,翻开第一页时灰尘呛得我满眼泪水。
第一张照片里只有一个人,站在海边,身上湿漉漉的,他正在给自己绑头巾,嘴角肆意地翘着,不知道跟谁在说话。
“你俩是不是很像。”爸爸把我抱在怀里,轻声道。
我点点头,这种相像是可以一眼看出血缘关系的那种。
第二张照片大概是在哪个烧烤摊拍的,生意很热闹,主角是中间那张桌上的四个人。
爸爸指着照片里咬着烤肉串的金发男人:“这是佩利,很喜欢打架,他是被你爹揍服的。”又指了指旁边笑眯眯一脸看戏样的男人:“帕洛斯,专门骗人的,哪天可能遇到了小心点,再不行就跑。”
最后是父亲雷狮,他一手举着两串烤翅,一手拽着一个人往油腻腻的板凳上坐,像是在对他喊着什么。
我看了半响,然后扭头问爸爸:“爹那时说什么了?”
“嗯?”爸爸摸着我的脸,想了想,“他说吃了我的翅就是我的人了啊,然后把我拉到他腿上,就那么亲了上来,”他闭了闭眼,略带嫌弃道:“还一股子烤串啤酒味。佩利带头,一个摊子的人都在起哄。”
“那这张照片是谁拍的?”
“你的叔叔,卡米尔。”
“哦。”我眨眼,“爹的亲兄弟?”
“嗯。”爸爸像是在回忆,“他跟你还是你爹都很像,见到他你就能认出来,很聪明,是个甜食控,如果愿意把自己的甜点分给你那就说明他很喜欢你,不过只有一份的话还是让他自己吃吧。”
“至于你爹,”爸爸皱着眉头,“随心所欲,又很强大的人,一个讨厌鬼。”

“好了。”他把我抱进浴室,“你该洗澡了,明天你还要在那个叔叔家麻烦他一天呢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虽然说可能没人看→我修改了(下)的一点小小的细节,找到的话有奖励【你别想了,没人会点梗的

阿尔文这个名字的意思是“大家的朋友”,大概是安迷修不想自家儿子像他爹那样四处打架得罪人吧(……)

还有这是阿尔文第一次见到父亲的照片,平时安迷修都把这些压箱底一眼都不看的。
第二天阿尔文就见到真人啦(……)

abo 你胆可真大(番外2)【雷安】

【正文走主页→有瑞金
【ooc

雷狮觉得自己走在雾里,一切都是朦朦胧胧的,有的看得真切,有的可能是臆想,有的他看着都觉得荒谬。
但无论是什么,他都只能像是观众一样,看着这部有关于他的电影,偶尔吐吐没人得听见的槽。
这部电影里的每个人他都认识,他最讨厌就是这个人,叫安迷修的这个。

这家伙可真讨人厌,雷狮看着这人拖地的背影想,总是在他看着那些有意思的情景时出现,你是我谁啊?
好想把他揍一顿然后再——

……再什么?

再……

雾突然散了,他看清了这个人的模样,他裸着上身背对着他,上面满是令他得意的痕迹。

他抖着那件皱巴巴的白衬衫,看上去似乎是想让他穿上去的时候能得体点,嗓子是性感的微哑:
“好吧,我就勉勉强强地收留你了。”

雷狮意识恢复时,他感到自己被什么束缚着,还有一根冰冷的东西……是管子,插进了他食道。
艰难地将视线聚焦于上方的日光灯一点,雷狮脑子里空荡荡的。

这里……是哪?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这是雷总在“死后”的经历

abo 你胆可真大(番外)【雷安】

【正文走主页→有瑞金
【在雷总不在的时候安哥做的一次梦
【ooc

“喂,”雷狮伸手揽过他的肩,指了指不远处的一对情侣,“你要不要吃那个?”

安迷修一看,哦,甜筒。又抬眼瞅了瞅雷狮,这家伙没看他,像是对那个甜筒感兴趣极了,要知道他们昨晚还在冷战。

然而今天的约会是雷狮提出来的。

“去买一个吧。”
他笑了笑,带着点微不可查的妥协道。

甜筒味道还算可以。
安迷修看着雷狮手里的甜筒,抢在他下嘴之前咬了一口,想。



他们当时是为什么冷战来着?

身体很沉,脑子很疼,嗡嗡的响,不知道是哪根经搭错了,突然想起这个。
他张了张嘴,声音通过被海水毫不客气招待过的咽喉传出来,嘶哑得很:“雷狮呢?”他或许还记得他们唯一一次冷战的原因。
“他,可能死了。”
这个时候他搭档的语气依旧该死的是令人信服的理智。
“雷狮呢?”他下意识地再问了一遍。
“他可能死了。”离岸边近了,格瑞降低快艇的速度,没有回头。
“只是可能不是吗?”安迷修想起身,手却软得厉害,连把手都抓不稳,又摔了下去。
“安迷修。”靠岸了,格瑞这次转过了身,安迷修双眼发昏,看不清他的表情,只听见他说:

“保持理智,回头看一看。”


安迷修突然醒过来,觉得嘴里发苦,渴得要死,起身去找水杯,动作到一半又小心起来。
手搭上已明显的小腹,安迷修轻手轻脚地坐起来,端起
床头事先准备好的保温杯,边喝边想雷狮就是个混蛋,死了还要折腾他。

“但是,”他摩挲着保温杯,“我想你了啊。”

abo 你胆可真大(中.一)【雷安


【前篇走主页
【有瑞金
【ooc

卡米尔蹲下来想仔细看看小孩那双绿色的眼睛,一只手
无声地从上方擒抓下来,他一惊,飞快地向后避开一段距离,眸里一沉:
“格瑞。”
金抱着孩子退到格瑞身后,因多年从事的工作带来的直觉告诉他,这次有麻烦了。

帕洛斯变回那副皮笑肉不笑的模样,凑到卡米尔耳边道:“卡米尔,你说我们把这孩子带回去,老大会给我们加工资吗。”
卡米尔没说话,眼神稍稍偏移了一下,帕洛斯会意,放在口袋里手不动声色地握住了手机。
卡米尔盯着小孩,眼底泛出一点看不清的颜色。
阿尔文注意到了卡米尔,眨眨眼回给他一个软软的笑。

“那,那个……”女生举着两个甜筒颇为无措,“先生……”
“啊,姐姐,这是我的。”阿尔文的双手越过金的肩膀接过,“谢谢。”
他把甜筒递给金:“任务完成。”
金顿了一下,笑着接过一个,道:“阿尔文很棒,这一个是你的报酬。”
阿尔文坦然地咬了手里的甜筒一口。

己经有些人聚在他们周围了,再这样下去就有点麻烦了。

格瑞看着面前的两人,倏地发觉了一丝不对——

抬肘,后击——
“反应不错。”
大意了。
“就是力气太小了。”
金细白的胳膊被人捏住不得动弹,对方掐得极有技巧,可以轻而易举地给他的肘关节来一个错位。
阿尔文被佩利另一只手勒着肚子,甜筒在刚才的拉扯间掉在地上。
看着糊了一地的甜筒,小孩有点可惜地皱了皱小鼻头。
卡米尔看着,抿了抿唇边的弧度拉高围巾。
真是跟大哥,太像了。

阿尔文抬起头跟佩利直视:“你怎样才能放开金叔叔呢?”
“哈?”佩利的目光正在小孩身上肆无忌惮地打量着,“你乖乖跟我们走就行。”
“可以先告诉我去哪里吗?”阿尔文说,“爸爸不知道我去哪了的话可能会很担心的。”
“嘛,要说去哪里……”佩利还没来得及想出来,就被帕洛斯接过了的话头:
“说是去雷狮那里就行了。”
雷狮?
格瑞心里突地一跳。
阿尔文眼睛一亮,开口道:“好呀。”他跟格瑞挥挥手:“格瑞叔叔麻烦你跟我爸爸说一下,让他别担心。”
卡米尔闻言摇了摇头,帕洛斯差点笑出声来,佩利更是直接,边笑边抖地松开了金。
格瑞上前一步把金抱在怀里,在他耳边低声道:“没事的。”
金愣了愣,然后抬起手,跟阿尔文摆了摆手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金和格瑞是文职人员啊文职人员。
其实金和格瑞年龄一个25一个27,叫叔叔是因为安迷修说了要叫格瑞“叔叔”,而金不是格瑞的妻子(……)吗,所以在阿尔文看来叫了金“叔叔”是没有问题的。

比我想得要长

其实可以更快发出来的,但一天都在外旅游,然、后!

我、的、文、档、莫、名、空、了!

简直崩溃!

abo 你胆可真大(上)【雷安


【有瑞金
【ooc

他伸手把被子里的懒虫捞出来:“早上好。”
“嘿嘿,”金懒洋洋地窝在丈夫身上,笑嘻嘻道:“早上好。”
“有个朋友拜托了我一件事,”格瑞挑起他颊边的一缕金发,“有兴趣带一天孩子吗?”
“孩子?”金眼里一亮,“多大的?”
“男孩,三四岁吧。”格瑞想了想,淡淡道。
“好啊!”金从床上跳下来,拿起床头格瑞昨晚给他准备的衣服,“去哪里接他?”
格瑞发了条短信,对方很快发来回复,对刚拿起牙刷的金道:“说是送到小区楼下,很快就到,我先下去,早饭在桌上。”

格瑞心里有点复杂,只有一点点,见到安迷修和他的孩子时又多了一点点。
“阿尔文,”安迷修抱着孩子从车上下来,“叫叔叔。”
孩子乖乖道:“叔叔好。”
格瑞尽量让自己的面部表情柔和点,点点头,从安迷修怀里接过孩子。
“麻烦了。”
“不会。”格瑞看着似乎没什么变化的老友,“一天你解决得了吗?”
安迷修眉目间透出些许凛冽:“一天足够了。”
他弯下腰,亲了亲孩子白嫩嫩的小脸,轻笑道:“爸爸很快回来,不要给叔叔添麻烦哦。”
阿尔文也亲亲爸爸:“阿尔文知道。”

“你多大了呀?”
阿尔文双手捧着玻璃杯,舔舔嘴边的奶渍,认真道:“四岁。”
“牛奶好喝吗?”
“好喝。”
“我跟你讲哦,”金压低声音道,“格瑞他最喜欢喝牛奶了,特别是这个牌子的纯牛奶,睡觉前他喜欢热了喝,有时候会加上一点蜂蜜……”
“这不是你喜欢的吗?”格瑞经过,敲了敲他的后脑勺。
金笑着挠挠头发,吐吐舌头,又转身对小孩问道:“阿尔文你父母是做什么的啊?”
小孩抬头:“我只知道爸爸的。”
“那另一个呢?”
“我应该……见过他,”阿尔文歪歪小脑袋想着,“不过我不记得啦。或者他见过我?”
格瑞没作声,收拾好餐具进了厨房。
金反应过来,他眨眨眼,笑道:“只呆在家里挺无聊的,阿尔文有什么想去的地方吗?”

金稍稍弯着腰牵着阿尔文的一只手在熙熙攘攘的商业街街头停下,格瑞停好车后来就来找他们。
“阿尔文是想玩什么呢?”金蹲下来问道。这附近的商贸大厦里有一个很有名的儿童乐园,里面有出售各种小零食,小孩子们很是喜欢,“想去‘笑乐园’?”
小孩摇摇头:“不是,爸爸带我去过很多次啦。”他仰起头望着四周,“我还没在这里待过,爸爸很少会经过这条路,但是感觉他很喜欢这里,我想看看。”
据他们约三米处有个甜品站,现在人还不多,金记得那里的甜筒还不错,他摸着阿尔文的小脑袋:“阿尔文有没有勇气独自一人去完成买双份牛奶甜筒的任务呢?”
“当然。”小孩坚定道。

阿尔文用力地踮起脚,才勉强让窗口收银的小姐姐看到细软漆黑的发旋。
“姐姐,请来两份牛奶甜筒。”小孩稚声稚气道。
“哦,小可爱。”她笑着说,“请稍等,你可以不用这么费力,用觉得轻松的方式在原地等待就好。”
阿尔文把脚放松下来,研究起上面广告牌上推荐的甜品。
“一个巧克力甜筒。”一个清清淡淡的声音从后方传来,阿尔文下意识转过头,白净清瘦的大哥哥,围着红色围巾,露出来的一双眼睛没什么情绪在里面。
跟爸爸有点像,阿尔文想。
这时年轻人视线向下移,跟小孩眼睛对上,眼底竟然流露出诧异的神情来。
“卡米尔看什么看得这么——”年轻人身旁走来个笑眯眯的人,看到小孩时也噤了声。

看着这张跟雷狮有九分像的脸,帕洛斯:“卧槽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见到小叔叔开不开心!

设定是雷a安b,瑞a金o
瑞金和安隶属某个政府组织,金不知道自己跟老公是同事,格瑞和安迷修是好友。

雷狮?
当然不知道自己有个儿子啦。

感冒

cp:亚瑟×龙小邪
人物属于龙大,ooc属于我
直男癌慎入
我就是个渣
就这些

那是他们在阿兰星落的第二个圣诞节,雪下得很大。
龙小邪迷迷糊糊地做了个梦,昏昏沉沉地醒来,扭头看到的是在黑暗中盯着笔电一脸专注的亚瑟。
他爬起来,叫了他一声:“亚瑟。”用的是自己的母语,声音软绵无力,带着鼻音。
亚瑟伸手触摸着他的额头,发凉,感冒了。
翻身下床,很快的端着温水和感冒药回来。
龙小邪哼哼唧唧的不愿吃药。
“还不是你自己去和库库朗打雪仗,一身湿又不肯换衣服才感冒的。”亚瑟扳着他的嘴,“后天还有娜塔莉小姐组织的甜点派对,还想参加吗?”
龙小邪这才磨磨蹭蹭地喝下了于他开讲的“毒药”。在被子里蜷缩成一团。
“亚瑟。”依旧是软绵绵的语调。
“什么事。”亚瑟给刚才看的视频存档,幽蓝的屏光在他面无表情的小脸上打下一片阴影。
“我刚才做了一个梦。”龙小邪打了个哈欠,“梦到什么不太记得了,有那么一点点恐怖吧。不过后面就无所谓了——”
声音越来越低,直到消失。亚瑟低头看去,龙小邪已经在药效作用下睡着了。
无声地合上笔记本,轻手轻脚地躺上床。
亚瑟给龙小邪的被子拢得严实了一点,又摸了摸他的手和额头,没烧,大概很快就能好了。
隔着被子,像哄小孩儿入睡那样,轻拍了两下。
睡吧。

【谢谢你能看完

两个嘴炮的女儿也是嘴炮